推出云端视觉推理AI芯片 依图:算法即芯片时代到来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19-05-10
分享到:
此次发布的AI芯片求索是全球首款深度学习云端定制芯片,结合了最佳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最先进的芯片设计理念,从设计到制造,依图首次实现了全面国产化。
    5月9号,一向低调、鲜有公开露面的依图科技CEO朱珑出现聚光灯下,兴奋地带领依图团队,召开了一场高密度的新品发布。

  在这场发布会上,依图科技携自研的云端视觉推理AI芯片“求索QuestCore™”,以及基于该芯片构建的软硬件一体化系列产品和行业解决方案高调亮相。

  此次发布的AI芯片求索是全球首款深度学习云端定制芯片,结合了最佳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最先进的芯片设计理念,从设计到制造,依图首次实现了全面国产化。

  值得注意的是,求索不是一个AI加速模块,而是一个完整的具有端到端能力的AI处理器。作为云端服务器芯片,求索可以独立运行,不依赖Intel x86 CPU,既支持云端,也支持边缘。在同等功耗下,求索的视觉推理性能是市面现有主流同类产品的2-5倍,其安防摄像头单路功耗仅为英伟达GPU P4的30%。

  这款芯片适用于加速各类视觉推理任务,比如交通运输、公共安全、智慧医疗和智慧零售等行业,尤其是对云端智能视频实时分析等应用具有强需求的企业环境。同时,搭载求索的依图原子服务器,将为今年 11 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进口博览会提供安保服务。

  依图首席创新官吕昊透露,求索芯片从今天发布开始,即可对外销售。而依图的第二款AI芯片,也已经开始着手研发。

  发布会上,朱珑特意提到特斯拉前不久发布的全自动驾驶(FSD)芯片。他表示,依图芯片与特斯拉芯片异曲同工,特斯拉从3年前开始打造,而依图只用了2年,效率更高。

  朱珑比喻,依图做AI芯片,挑战就像恒大足球队要战胜皇家马德里,而且还要全华班底团队,之前不可想象。

  “但是现在,一个全新的时代机遇来临——从摩尔定律到算法即芯片的时代,”朱珑进一步解释,“算法即芯片这句话非常本质,只有能找对问题,找对场景,用对算法,并为此定制芯片,才有可能做到极致性价比。”

  将算力转化为智能

  创办于2012年的依图,一直以机器视觉独角兽的形象示人,在最近的一轮融资中,其估值已达150亿元。

  依图造芯,早在两年前就开始筹备。

  2017年12月,依图战略投资了成立不足一年的AI芯片初创团队“ThinkForce”熠知科技,并开始共同研发求索芯片。ThinkForce是中国少有的拥有芯片研发全链路能力的团队,在芯片设计、体系结构、算法研究等领域有深厚造诣。依图求索芯片仅针对INT 8数据(8 位整数数据类型)进行加速。依图方面称,这也是求索芯片实现性能和功耗比呈量级提升的根本原因之一。

  然而求索仅仅只是开始。在朱珑看来,做AI芯片非常难,“没有典型场景应用就没有意义;没有超越NVIDIA的芯片就没有意义;没有世界级的算法就没有意义。这三句话,恰好解释了依图为何要做AI芯片以及怎样做AI芯片的问题。”

  这意味着,对于依图来说,针对应用场景和业务逻辑定制AI芯片才是意义所在,这不仅能够极大程度地发挥依图在算法和软件层面的积累,还可以为客户提供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提升竞争力。依图也坚信,软硬件一体化是AI技术落地的必然发展方向。

  同时,依图认为,只有懂算法的AI公司才能做出更好的AI芯片,才能将算力更高效地转化为智能。“依图开发这款芯片,并非想追求英伟达那样几百个T的算力,而是看重高计算密度。”朱珑提及。

  中国AI创企的机会

  根据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Compass Intelligence调查研究全球100多家企业后发布的2018年度全球AI芯片公司排行榜,英伟达、英特尔、IBM、谷歌等巨头盘踞。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Top24的榜单排行中,共有七家中国公司入围,其中包括华为(海思)、联发科(MediaTek)、Imagination、瑞芯微(Rockchip)、芯原(Verisilcon)、寒武纪(Cambricon)、地平线(Horizon)。

  依图在推出AI芯片后曾表示,中国在AI芯片领域完全有能力制造出世界顶级的产品。以华为的昇腾910为例,这款芯片是目前国际市场上单芯片计算密度最大的芯片,计算力远超谷歌以及英伟达;以提供云服务器芯片和终端芯片IP的寒武纪,以及提供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的地平线,也在不断延伸触角,力图完成从算法、数据到芯片软硬一体的闭环;除此之外,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也相继进入AI芯片领域。

  只是AI领域一直瞬息万变,若嗅觉稍不灵敏,就可能掉队甚至消失。

  就在几年前,AI创业公司们大多以算法起家。但从去年开始,无论是行业还是资本,当谈论起AI公司的时候,谈论的不再是算法和技术精度,反而都是落地和变现。这对AI企业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能力和商业闭环的打造都提出了高要求。不论是通过投资并购,还是亲自开辟业务,行业垂直整合由此成为AI公司立足的趋势之一。

  吕昊就表示,“特斯拉就是非常明显的信号,这不是热度问题,这是行业落地的必然结果。今年是 AI 芯片产品出现比较多的一年,很多公司都会尝试垂直整合。”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AI芯片是芯片产业和AI产业整合的关键。因为位于产业链顶端,产品落地不易,使得AI芯片企业需开展系统集成商服务,最终向下游整合。而AI系统集成商则为了加深客户合作,进而将芯片设计整合加入事业版图。

  赛道的充分竞争也意味着存在更多可能性。在没有先例可循的人工智能时代,站在与世界巨头站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中国AI创企,也许还有更多的机会。